修桥那个是什么游戏

2022-10-02

胡莱三国2九游版本

有一款游戏忘了叫什么。有点卡通,要修桥,挖石头,砍木头,还要建造金矿木头厂石头场等 具体的我忘了

你说的应该是塔防游戏类的魔兽争霸吧。

如图,是一个建造桥梁的游戏,叫什么名字?

桥梁建筑师

刚开始时在桥上的 那个游戏叫什么 是罪恶都市 还是GTA

起点现在也才122,只能弄这么多~~【121+122】
第121章 雾里看花眼迷离(2)
和左闲庭一起的日子,是痛并快乐着的。
严格来说,左闲庭是一个很会讨好人的帅哥,风度翩翩言谈举止无比迷人。林微却是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菜鸟,虽然有了一些白景熙的记忆,可是不是自己的东西,终究体会不来。所以她的本质还是菜鸟。
于是……如果不是她引以为傲的理智还在,说不定就要成了左闲庭众多女人中的一个了。即便现在,想要对他提起敌意也是很难,这简直是悲剧。林微想。
“陛下,您真的一点也不开心么?马上就要回宫了呢?”左闲庭笑眯眯,一张俊脸始终不离林微的面前。
“马上?多久?”林微面不改色道,她一点也不期待回宫,她直觉中间失去的那一段记忆非常非常的重要,重要到她现在并不想回去,危险是一定的。想必自己的这个皇帝没有人会欢迎的吧。
在白景熙的记忆中,卞沧海是不会背叛的,当初的那一场刺杀让她心有余悸,虽然不明白沈言青为什么会救自己。林微也不觉得她现在有足够的筹码参与这争霸之举。说实话,她真想一了百了,跑掉算了,可惜那才是做梦。
左闲庭微微后仰,他倒是一直都一副悠哉的模样,笑:“也许要不了多久了。”
“公子,公子!”外头的有人忽然急匆匆的冲进来,脸色颇为凝重。
林微并不认识他,也不知道他的名字,但是依稀觉得眼熟,总之是左闲庭的得力手下之一,这些天也没少出现在自己的眼前。不过如此莽撞的样子,还真是少见呢。
左闲庭微微皱眉,道:“怎么了?”
那人沉吟片刻,看了看林微,终于还是道:“有人拦下我们的车队。扬言要见公子。他们人数不少。”
“哦?”左闲庭挑眉。居然笑了。这一笑宛如春花绽放。
林微愣了一下。也是笑了。不过是冷笑。看来有人还是被惊动了。她就说能顺利回京才怪呢?也不知这是哪路人。嗔怪地看了左闲庭一眼。你招来地麻烦最好自己负责!她还没活够呢。
左闲庭还是一如既往。没有半分慌张。这倒让林微稍微安心了一点。他笑了笑。道:“陛下可要和我出去看看?”
说实话。林微很想看看是怎么回事。可是自己真地适合露面么?心中顿时有些犹豫。
左闲庭很是善解人意。道:“陛下虽然是一国之主。不过关键时刻自然也可以不拘小节。委屈一下扮演本公子地女眷好了。”说着让人递了面纱过来。
林微一声叹息。自己还真是见不得人。不过还是带了面纱和左闲庭出去。
这一见才知道难怪先前那人如此紧张,高头大马拦路踏蹄,马上之人更是不可一世。显然是有备而来。当然,更让林微不爽的是,后面显然不止这些人。
偷偷的回头看了一眼,好在左闲庭的人也不少,也不至于一点胜算都没有。
马上身披铠甲的男人打量了左闲庭一眼,道:“我家主人有请,公子请随我来。”
左闲庭干脆的点了点头。
林微愣了愣,难道他知道是谁?这么爽快地就去?脚下微微犹豫,不过还是跟了上去。
前方没多远便看到有人安营扎寨。她庆幸自己果然没有莽撞。左闲庭这下子岂不是自投罗网?
有人正在那里等他们。
男人大约三十多岁的模样,一袭黑色锦袍。站在那里便如风中之松,器宇轩昂的面容,只是鬓边略有几丝白发,平添一分沧桑。
林微见到他的第一面觉得一股诡异的感觉冒了出来,下一个反应就是想逃跑。
她没有第一眼认出来那是因为白景熙的记忆她用的还不习惯,这个叔叔白景熙有些年没见了,可是此刻看到,就知道绝对不会认错。
虽说辰王领地离这里并不遥远。可是她每每想到卞沧海的行径,再想到他出现在这里。一种莫名的感觉就冒了出来,似乎是在预料之中,可还是很郁闷。
伸手一把拉住左闲庭地衣袖,林微觉得自己很没出息。可是此刻好像除了他,没有人能帮自己,只好丢过去威胁的眼神,可惜没什么底气,显得有些滑稽。
左闲庭回头看了林微一眼。眼中有瞬间而过的诧异。随后是温柔一笑。他握了握林微地手,在她耳边轻声道:“原来陛下也有害怕的时候。难得愿意和我亲近,我自然不会让陛下有危险的不是。”
林微手心差点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不过左闲庭这人平时再没谱。此刻却发现他还是很能让人安心的。只好生生忍了下来。
“公子能拨冗而来,本王很是欣慰。”辰王白辰御虽然人近中年,却别有一翻风范,成熟男人的魅力在他身上表露无遗。
他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左闲庭身后的林微,然后才道:“请进。”
左闲庭临危不惧,呃……林微很不想用这个词,但是她现在却只能靠他。如果她之前的猜测没有错,自己死了得利最大的岂不就是这个辰王?
林微琢磨着自己没有杀掉他地可能,和这里的任何一个人相比,自己都算是手无缚鸡之力。尤其是在她进了帐篷之后,她越发肯定了这一点。
因为那个冷冰冰的绝色美人,一头白发的卞沧海正站在那里。见三人进来,也没有任何反应,好像自始至终都只有他自己。
林微觉得自己的脚几乎在发抖,上次沈言青救了自己,那这次呢?时时刻刻都处在恐惧中的感觉真的是很不好,林微很不喜欢。
辰王低声一笑,“不好意思,他就是这个性子,两位见笑了。”说着对卞沧海道:“还不过来见见你的主子,难不成要本王一直收留你不成?”语气中尽是戏谑。却没有什么嘲讽的味道,好像说地理所当然。
林微一呆,没反应过来,辰王觉得自己不算卞沧海的主人,难不成主人是左闲庭?可是,这更不可能吧……
林微看向左闲庭的目光顿时有一丝犹疑。更多的是不知所措。她就是没有想过。这个主人指地是她自己。
辰王忽然对着林微拱了拱手,礼节随意,却又显出一份亲昵的味道,笑:“适才在外面没有给陛下见礼,忘陛下勿怪。”
这下子林微终于明白,想要逃过此人的眼睛是不大可能的。她觉得自己的手有点僵硬,她搜索自己所有地记忆,可是哪怕是白景熙,对这个叔叔也是不甚了解地。或者说。一切都是朦胧的,看来依靠她是不大现实,终究还是得靠自己。
林微顿了片刻。一把扯下面纱,道:“朕怎么会怪罪皇叔呢,只是不知皇叔千里迢迢找朕,有什么事呢。”
辰王却是摇了摇头,好笑地看了一眼林微,又无奈的看了一眼卞沧海,道:“只不过想请陛下把这个人领回去罢了。我年纪不小了,没想过要牵扯进这些纷争,等着哪天养老去呢。可是陛下迟迟不来找我。委实让我没有办法。只好亲自跑一趟了。”
林微一下子脑筋有些没有转过弯来,峰回路转也不过如此。对方没有耍自己的必要吧?自己可是手无寸铁。这么说,真的是自己想多了?
可是,那次的事情又怎么解释?她有种要崩溃的冲动。
卞沧海忽然抬头看过来,眸中冰寒,终于上前了一步。林微却条件反射的吓退了一步。于是卞沧海再没有走了,只是浑身地气压似乎更低了一点。
辰王轻轻揉了揉额头,无奈笑道:“陛下无须担心,这孩子只不过外表冷漠了一点。其实还是个好孩子的。尤其是认定了谁,自然就不会改变。”
林微总觉得他说的话中有话,可是自己现在是不明白地。
她觉得疑惑。
是的,从出现在这里开始,她最大的感受就是疑惑。辰王就像一个温和的长辈,卞沧海没有当初的凌厉杀气。左闲庭,更是猜不透他想些什么。
她顿了一顿,终于道:“朕能和皇叔单独谈一谈么?”
辰王眼中终于流露出一丝诧异,但是转瞬即逝。笑着点了点头。卞沧海二话没说。踏步出去了,好像不想看到她似的。
林微回头看左闲庭。从刚才开始,他就一直站在那里。此刻见林微看他,露出一丝笑容,“陛下,你不会过河拆桥吧?”一副不舍的模样,不过却没有怪罪的意思。
林微额头青筋一跳,亏得自己刚才还担心这样的举动会否让他心生芥蒂,看来根本不用担心这个人地。
辰王笑意盈盈,等林微回头,那表情就好似在说他什么都没有看到。于是林微的脸色越发的阴沉了,她好像和左闲庭没有什么吧?
林微的脸色微微变换,最后展颜笑道:“辰王难道没有话要和我说么?” 辰王眼神一黯,道:“果真如此啊。”他似乎有些感慨,不过最终是哂然一笑,似乎放开了些什么。 “陛下还是叫我皇叔吧。”他说,眼神闪过一丝怜惜。语气却是诚恳的很。林微居然生不出抵触的念头,她知道这不是嘲讽,不是试探,不是其他,而是他真的这么想,让自己叫他皇叔。
难道,他不是白景熙的亲叔叔么?怎么可以这么轻易的就接受这样地事。
林微觉得无法理解。
捂脸,小醉俺来诈尸了。
第122章 送君一程终有别(1)
“陛下会奇怪我有这样的想法也不难理解。”辰王自嘲一笑,“可是陛下并不知道,虽然我离开的早,白家却还没有到要自相残杀的地步。我完全没有必要要对那个皇位有所觊觎,否则当初我就不会离开。白家本就人丁稀薄,否则等不到别人来杀,自己就灭绝了。”
林微哑然,她之前虽也这样想过,可终究得不到证实。先皇只有一个女儿,在古代帝王家本就很是奇怪了,况且就算帝王只钟情于一人,没有子嗣。按理说轮不到她继位。可是事实上,真正成为那九五之尊的就是这个女人,白景熙。白家血脉的单薄,早就让他们习惯了团结。这也许是天性使然。但也正是这种天性使他们稳如磐石……
只是,他们难道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么?万一……白景熙也死了呢?
林微以前想过很多种可能,唯独没有想过,这个皇叔是支持自己,仅仅是自己而已。
“陛下,我想卞沧海的事情,你应该已经知道原因了吧。”辰王说到这里,会心一笑。
林微叹息一声,道:“皇叔说的不错,所有人都在局中沈言青也不例外,那个时候的我失去记忆,自然会怀疑你的用心。只有骗的过自己才可以骗的过沈言青。这也是我为什么能顺利的逃出来的原因。因为他觉得暂时放过我,让我们两败俱伤是更好的选择。”
辰王点了点头,眼眸中流露出冷凝的光,漠然道:“沈言青这个人狼子野心,当初就不该让他进宫,可惜他骗过了所有的人。”
林微眼神一黯,想想是啊,连自己差点也被骗了。那个如玉一般的男人……如果不是左闲庭将自己带走,自己会爱上他么?犹记得打赌之时的信誓旦旦,可是林微发现,她是理智的。但是一旦足够理智,在面临感情的时候也只是徒增困扰罢了。幸好,林微还没爱上他。
她的声音显得有些忧心忡忡,此刻终于掩不住自己疲倦的神情:“可是现在说这些确实晚了,我虽然并没有完全恢复记忆,可也知道现在宫中地那个所谓的女皇和他离不开关系。处在劣势的终究是我。”
辰王冷笑一声。看了眼林微,眼神才终于柔和下来,叹道:“这些事我自会将我所看到的告诉陛下,一切也并不是没有办法。陛下的情况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糕。”
“哦?”林微道,她倒是真地希望辰王能给她带来一些好消息,她觉得自己够倒霉了。
辰王自不会食言。给林微说了所有地事情。事实证明辰王知道地真不少。他甚至和释云飞是有联系地。不过林微现在确实不记得释云飞了。在他人地口中听起来自然觉得有种置身事外地感觉。
她知道自己是怎样来地。她知道罪魁祸首已经死在了自己地手下。她知道沈言青几次三番想要杀他。最后让别人替代自己。带她出宫。
林微知道听说杀人地时候愣了一下。她呆了呆。原来自己已经杀过人了。难怪。总觉得有什么改变了。却不过只是忘记了而已。
她回忆着释云飞地模样。在白景熙地记忆中。那是一个儒雅又铁血地男人。可惜她无从亲眼得见。为什么会死?对于此时地林微而言。不过慨然一叹而已。
“陛下。我想要问你一句话。请你务必真实地回答我。”辰王看着林微地眼睛。语气无奈。但是又很执着。让人生不出隐瞒地心思。
“请说。”林微微微攥紧手掌。她觉得自己必须作出一个决定了。
“陛下愿意做一个明君么?”辰王缓缓道。
林微张了张嘴,半晌没有回答,她原本想脱口而出她想离开,不愿意背负这样的重担。她甚至一直一直是这样想的。只要有任何的机会……可是真的到了此刻,她说不出口。
不是因为害怕辰王反目,而是她真的,说不出口。心里好像有些什么,压地她喘不过气来。
辰王看了林微半晌,却没有意料之中的失望的表情,反而笑了,欣闻的笑容。
“我已经知道了陛下的答案。我会帮助你。”辰王说,“对于释云飞的所作所为。我原本并不赞同。可是他毕竟已经死了。通过百年一次的星象换来陛下的到来,他付出的是自己地生命为代价。那一年不过是苟延残喘而已。但是也直到此刻……我才觉得,他也许没有错。身为帝王,如果只看得到自己,看到这天下……又有什么用。”
林微一愣,忽然觉得有种被料中的恼羞成怒,反问道:“皇叔难道就是这样草率的么!我尚未说什么,你怎么就敢断定我愿意?我不想做这个皇帝,我最想回家,我想回家!你们所有人都无视我的看法,我一点也不想来到这个世界,我不稀罕这滔天权势。”
“但是如果你再也回不去了呢。”辰王眼中有丝丝悲哀,还有笃定。“我相信你的话,我知道你想要回家。但是,你却再没有这样的机会了。即使失忆了,你也知道这些都不现实。不是么?而你犹豫,是因为你知道这条路不好走……”
“你总有一天会明白。”辰王抬手制止了林微反驳,道:“我并不强求。虽然只此一面,我却已经了解你是怎样的人。所以我的决定不会后悔。”
林微想要再说些什么,却终究是沉默了。
她觉得好累,脑中似乎又在隐隐做疼,什么时候会想起来呢?还差点什么呢?为什么连白景熙的记忆她都可以得到,却得不到自己地。是因为那些真地如此不堪回首么?鲜血,背叛,期望,愤恨……这些都是一个区区现代女子所能承受的。所愿意承受地。
她颤抖着嘴唇,道:“沈言青不会放过我的,我没有什么可以拿来和他斗,真的。”
“陛下,你有。”辰王灼灼目光看着林微。“你是天之娇子,你生来就有一切他没有的东西,所以他需要来抢夺,而陛下你,只需要握紧原本就属于自己的东西好了。”
林微一凛,忽然凝视着辰王道:“你一直都会站在我地身边吗。”
“是的。陛下。”辰王眼中含笑,“我会站在你的身边,段绮罗会,左闲庭也会的。”
左闲庭?林微眼中流露出古怪的神色。这个人从来没有承诺过什么。而他之前的举动,看来也都是思量好了地。否则自己怎么会这么巧,刚好在路上遇到辰王呢。
她忽然想要叹息,自己终究还是要背负这样的责任,成为一国之主。只是,也许会赔上自己的性命。还有心。
“左闲庭可是和皇叔有过交易了。”林微问道。
辰王赞许了点了点头,却又不置可否的道:“交易是说不上的,但是我想还是可以给陛下一些建议。”
“不知道陛下对于废皇夫再立有什么看法?”辰王终于说到这里。
林微一震。废了再立?立谁?左闲庭吗?她一瞬间有种风中凌乱的感觉,嘴角微微抽搐,立他为皇夫?!
开玩笑吧,他之前还威胁自己,他想要自己的子嗣难道不是野心么?林微可一点都没忘记,她其实是个小心眼的女人,不喜欢拿自己的性命去换取宽宏大量地美名。
“陛下,要是以前我不会这样说。”辰王若有所思的笑道:“但是现在却不一样。陛下,你的皇夫终究要有一人。你想要谁?”
林微抿着唇不说话,她还没有想过要……谁。她居然有些脸红了,要谁做她地皇夫?
“如果你并不在乎谁做皇夫,后宫男人很多,选一个来生下孩子。这样倒也免除了很多后患。”辰王嘴角噙着笑意,“以前,她……就是打算这样做的,反正。她想要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。”
林微身子微不可见的颤动了一下,她有些说不出话来。
“陛下。你如果要选择一个人能始终站在你的身边。那么这个人就要足够的强,并且永远不会背叛你。”辰王说道,“人选不多,甚至严格意义上没有。但是陛下却可以去尝试,没有什么是那么美好,又毫无瑕眦的,爱情也一样。拿出一些来交换,利益,感情。然后去经营。”
林微颓然的吁出一口气。她深深看了眼辰王,无奈道:“也许你说的没错。”她不得不承认。这个她一直逃避地问题,别人看得比她更清。
一个女子的肩膀,担上一个国家已经足够沉重,她不是救世主。一切,都只不过是一个妥协的过程罢了。这是一个庞大的任务,没有谁要求她一个人去完成,除非她能开天辟地。
在满足条件的男人中,选一个合适的,似乎已经是必须的。四方藩王里面,左闲庭能给自己的帮助是最大的,至于李玉。林微眼神微沉,辰王虽然没有明说,但是一直未曾提起,可见是有问题地,也许,不应该保留下来了。
到最后,所有能威胁帝王地位的藩王都是不应该存在的,但是那应该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。林微还有时间……
时间啊,她忽然怔忪片刻,她真的还有时间么?
“皇叔,沈言青不会轻易放过我。他……”林微苦笑一声,她轻轻按住自己的胸口,道:“他随时都可以要我的命,这是我为什么可以逃走的原因。如果……”如果她的所作所为触犯了他地利益,她毫不怀疑他会杀死她。
辰王眼神微凝,“陛下如果不赌一把,只是早死和晚死地区别罢了。如果他真的成功,必容不得陛下。”
这个道理,林微一开始就明白。只是,真地拿性命去做筹码的时候,她说不上多么坦荡。
“皇叔,我……”林微微微张嘴,眼神终于露出一丝坚定,才道:“朕明白了。”
“左闲庭是皇叔给朕的建议么?”
辰王轻轻点头。
林微笑了,“也好,朕是应该早些想开了。”她忽然对着辰王重重施了一礼,“多谢皇叔教诲,朕铭记在心。”
嘻嘻,小醉偶尔诈尸,争取一个月炸几次,咩咩面爬走。

建造桥梁的游戏有哪些?

《桥梁建筑师》

桥梁建筑师是一款发挥想象和创造力的物理益智游戏。当然有专业知识就可以更好的进行游戏。

游戏中为你准备了定量的铁轨和螺栓,你需要用限定的材料建造一座足够结实的桥梁以便让车辆安全通过。

游戏特点:简单明了的图形界面;模拟真实的物理引擎;24+7个挑战性关卡 ;多种车辆模型 ;支持在线排行 ;完美支持中文。

在Android设备上有一款叫做:“小小桥梁工程师”的游戏,就是修桥,然后一辆火车通过。求下载地址。

安卓市场里面,搜一下“轨道工人”

求助`搭桥过火车小游戏

4399

  • 1.跟女朋友聊天玩什么游戏好
  • 2.和平精英仙女脸
  • 3.ourplay英雄联盟手游卡
  • 4.英雄联盟手游登录步骤
  • 5.单机仙侠手机游戏破解版游戏
  • 6.qq炫舞手游名片怎么设置全景
  • 7.魔兽世界9.05猎人职业改动
  • 8.开放性世界游戏在哪